• <ul lang='hyiu68p'><abbr lang='z9e4o3rq'></abbr></ul>
      1. <legend date-time='hulyqdl9'></legend>
          <dialog lang='bvdmrq0e'><tt dropzone='p6d99yug'></tt></dialog>

            • 海之聲聽力歡迎您,做更好的聽力連鎖!
            • 400-8677-400

            助聽器與人工電子耳并用作用重要

              許多語後失聰的小兒科病人不希望停止使用他們的助聽器。對于某些個案,即使在客觀上他們的助聽器隻能提供極少的幫助,但他們仍然習于使用這些聽能輔助器并依賴于它的增益音,因此同時使用兩者能使他們得到主觀上的幫助。


              将人工電子耳植入術用于兒童,基本上是因爲他們隻能從傳統的擴大器得到極少的甚至沒有任何的幫助。由于同樣聽力損失配戴不同的聽能輔助器,在語言理解技巧上,配戴人工電子耳的兒童明顯地優于戴助聽器的兒童,因此,一旦被植入電子耳,大多數的孩子會被建議不再繼續于另一耳配戴助聽器。在過去,這種一耳配戴助聽器一耳配戴電子耳的假設不被建議是因爲許多個案顯示,電子耳的表現顯然高于助聽器,因此可能造成聽覺系統的不對稱的輸入的問題。


              有一些研究便是基于這樣的假設,至少是基于雙耳配戴助聽器。在一個由Hood及Prasher所做的研究報告中寫道:對于雙側感音型聽損并有不對稱的耳蝸失真的病人而言,雙耳配戴助聽器的字彙辨識分數比至好的單側字彙辨識分數還要低。他們的假設是,大腦可能無法處理透過具有不一緻的聽覺功能的兩耳所傳遞進去的不一緻的訊号。然而,這個研究的研究對象是那些習慣于接收雙側相似訊号的正常聽能的人,而且潛在的學習效果也沒有深入探查。就如Gatehouse&Killion所指出的”有一個基本的知覺過程:當聽障的人處身于一個先前無法獲得的語言訊息範圍時,需要花相當的時間來學習如何理想的使用這一組新的語言線索,這也是由擴大器獲得的理想的助益。”


              雙耳配戴助聽器的優點及雙耳傾聽均已有許多文獻資料,不論是使用主觀的或客觀的評量。許多已被發表的助益包括:


              1.加強音源辨位;


              2.增加整體語音清晰度;


              3.在噪音及安靜的場合中均有較好的語音辨識力;


              4.由于雙側超阈值響度總和,可使每一個助聽器有較低的增益值;


              5.較輕松的聽能。{aspcms:page}


              除了這些已發表的雙耳的優點,對于适當的雙耳配戴的資格并沒有建立絕對地标準。這是一個特殊的問題,特别是當助聽器被用于一耳而人工電子耳用于另一耳時。


              有一些研究人員試圖建立雙耳選配助聽器的資格的指導方針,如Berger&Hagberg建議雙耳選配的原則包括:


              1.若各耳的動阈範圍和至不舒适值是在15分貝内;


              2.若在同樣的感覺層次(sensation level),字彙理解分數并無顯著的差異;


              3.在任何的語言頻率範圍内,純音阈值的不同不超過15分貝并且本質上是滿相當的情況。


              他們也建議一些“兩耳在一定程度内的對稱性聽損是雙耳配戴的可能成功因素。”David和Haggard則建議當兩耳的平均阈值從500到4000頻率,都在12分貝内時,可雙耳配戴助聽器。


              當大部分的助聽器選配指導原則都建議雙側對稱性聽損爲雙側選配助聽器的前提時,Erdman&Sedge和Johnson卻不認爲不對稱聽損是影響雙耳選配的原因。Mueller指出,去建立一些武斷的數字來決定雙耳選配的資格,反而會妨礙專業人員在選配一理想的助聽器時的工作。Byrne&Dermody表示,一個爲不對稱型聽損雙耳選配的理由是所謂的“交叉效應”,就是當每一個耳朵對不同頻率反應的好壞不同時,雙耳配戴的結果和單耳配戴比起來,是有較寬的頻率範圍可被聽覺系統接收。因此也可達成一更有效的選配。


              一個令人注目的支持雙耳選配的證明在至近的研究中可以看到,他們認爲單耳助聽器選配可能會造成未被放大那一耳的“聽覺剝奪”。他們針對雙耳中度感音型聽障的兒童,戴助聽器四年後,進行一項調查研究。兩組兒童,一組單耳戴助聽器;一組雙耳戴助聽器。那些隻戴單邊助聽器的兒童,未戴助聽器的那一耳的字詞理解分數比原先的測試結果還要低。相對的,不論是戴單耳或雙耳的病人,有戴助聽器的那一耳的字詞理解分數都和原先測試結果一樣沒有降低。{aspcms:page}


              就如Briskey所建議的,是否有能力平衡兩耳是雙耳配戴的充要條件,一些雙耳配戴的潛在利益的考量也應該要在一些武斷的雙耳選配條件之上。問題可能應該不在于是否雙耳配帶優于單耳配戴,而在于雙邊的融合是否能夠達成,特别是當我們考量一耳使用人工電子耳,另一耳使用助聽器時,不同的輸入訊号是否會同時呈現在兩隻耳朵内。


              大部分已有的雙側研究都是針對使用兩個可比較的擴大系統(例如:雙側助聽器),隻有很少的文件是關于結合助聽器與人工電子耳的雙側助益的,特别是兒童的研究更是付之阙如。Waltzman et al曾評估八位成人做雙側配戴的研究,其中有的是雙耳配戴助聽器,或雙耳配帶電子耳,也有一耳戴電子耳一耳戴助聽器的,結果發現成人雙側配戴聽能輔助器比單側單獨配戴任何一種聽輔儀更可改善語言接受力。


              在人工電子耳植入術開始的早期,并不考慮雙側配戴,是因爲既然病人典型地都有極重度聽損,即使戴上助聽器都幾乎無法察覺聲音,更别說理解任何的語言。但現在許多醫院會爲一些戴助聽器仍能有些許字詞理解力的病人植入人工電子耳,因此,有必要去評估,他們是否能夠從在另一耳繼續配戴助聽器上得到額外的助益。這點對于學語前失聰的兒童在他們學習語言的黃金期内更爲重要。大家都知道,孩子若能處在大量的又多種的聽覺線索中時,較易發展出适當的聽能技巧,至終,則會發展出較好的語言說話技能。因此,如果這些不同的聲音訊号能被混和并達成雙側融合,或許能幫助他們獲得更多的,這些重要的聽覺訊息。

            相關文章